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丁亥年新春贺词

February 15, 2007

三言藏语:被逼无奈,出此下策。

       鉴于历年暑假的切身体验,在三十里堡移动通讯状况极其不发达的情况下,三年没在冬天回去过的我将度过怎样一个无法收发短信/上网的除夕之夜?
       
       博客救急。

       致同学们:(切勿拥挤,对号入座)

       大学:
       离别在即,让我们快乐地度过最后一个属于自己的假期然后投入水深火热的社会吧!
       高中:
       短暂的时光,深厚的友谊。目前仍有联络的人,80%是昔日同桌、前后桌(近来有100%的趋势=v=)。
       初中:
       还是我们这些人最铁啊!
       小学:
       姬野、吕归尘有一生之盟,我们虽没这么邪乎也差不多了吧!

 
       致朋友们: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让我们共同期待更加精彩的一年吧!
       

       致没发短信的海内友人:感谢你们,是你们为国家节约了又一笔资金,为“好钢用在刀刃上”这句话作了最好的诠释!

       致没发短信的海外友人:A foreign friend?Sorry,but I don`t have any friend like this yet.

丁亥年新春行程预览

February 15, 2007

三言藏语:祝各位心情愉快!亲爱的同学们,可爱的网友们,来年见喽!

丙戌年

廿九 坐火车回大连。
     能在车上看一天的书,不得开心死了?
三十 最终目的地:三十里堡。
     终于能再次体验农家生活了。从城里搬到乡下的姥姥、姥爷身体一定会愈发康健啊!
     能够与多年未见的姐姐重逢相信也很感人——听说伊体重大于我了……这是什么样的吃法才能吃出来的啊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丁亥年

初一

初十 游荡。
     连、沈、抚十日游。我发誓,还要到FS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

三月一日前返程,NND还得到学校补考万恶的模拟电路。

昼伏

February 15, 2007

三言藏语:电视真不是好东西。So do I.

    看了十多天的武林外传。白天是夹杂着N多广告的山东台,晚上是半夜三更的云南台,偶尔调台时也能看到很多台在播,最近央8竟然也开始放了。总体说来,看了约等于五、六遍的武林外传,有时候上午这个台的剧情到了晚上又重温一遍,每天早晨起床后除了开机电驴之外又多了打开电视的活动。这直接导致了年前CCNA复习、考试计划的破产,看来得等三月份了,可惜已经背的100多道题,而且将严重影响到CCNP的学习和考试进度。阿水你等我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除此之外一切还算正常。子时上床看书,困了倒头就睡,四五个时辰后醒来精力充沛。本来说好要和身在广东的同学浩方上联机Diablo的,一直没忍心打断eMule上230K+的下载流量,只好作罢。回想放假前四人联手战斗的情景倍感亲切。
    阿魔曾经向我推荐过一部动画,在VC上一直没有找到,今天不意间却在某仁兄的共享里发现,真是幸运。
    Prison Break也于一天之内成功从头追上,一起期待结局吧。
    同时追的还有一月新剧,《德雷斯顿谜案·The Dresden Files》,讲述男巫wizard的故事。除了小说《第七颗头骨》外似乎没看过和男巫有关的东东,新鲜事物要勇于尝试啊。
    鉴于电视给俺造成的不良后果极其恶劣,三天前决定远离TV,目前看来效果不错,起码有时间看看专业方面的书籍,不会显得那么无所事事。
    最后,高兴的宣布——会炒菜了。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