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7

我不会当教练[转]

May 29, 2007

出处:www.forzamaldini.net 收录时间:05/04/05

来源:足球周刊 2005-03-22 

作者:雷克

3 月18日米兰俱乐部宣布马尔蒂尼将续约到2007年6月30日。这份带着对旗手褒奖的合同,也意味着在2007年之后马尔蒂尼的“身后事”成为一个新好奇点。在他身边如今有许多昔日队友纷纷执教:巴雷西、塔索蒂、安切洛蒂、多纳多尼……他会当教练吗?更何况他还有一个知名的教练父亲,在U21国青队、国家队、AC米兰都出现过这对父子兵的身影。然而正是耳闻目濡了职业教练对父亲带来的巨大压力甚至痛苦,让小马哥对教练这一职业敬而远之。在接受曾经令他有 “穿裆之辱”的记者雷克专访时,他表示“我愿意选择一种和足球仍然保持紧密联系的职业,但不是教练。”

2004年12月,就像上半年耐克公司组织的一次世界记者(包括体坛周报记者在内)都灵之行一样。这一次耐克公司组织参观的地点轮到了巴塞罗那城,目的是让全世界媒体对耐克公司的最新产品有所了解。在产品介绍会上,包括记者在内的媒体同行们得以与耐克签约球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这次见面会的代表人物就是小罗纳尔多和保罗·马尔蒂尼。

身为体育记者,我很清楚自己最好应该和球星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以保证对他们有一个更为客观公正的看法,但我得承认,能够拥有和他们近距离切磋球艺的经历,仍足以令我一辈子难忘。球星的吸引力战胜了我的职业习惯,我又回到了崇拜巨星的孩童时代。

参观完坎帕诺球场更衣室之后,我们这些记者也穿上了球衣和球鞋,因为我们接下来可以在球场上和巨星们较量一番球技!罗纳尔多和亨利主动去守门,他们甚至学着卡西利亚斯和布冯的扑球动作。 能够和这些人在球场上过招是所有足球爱好者梦寐以求的经历。一年多前我曾有幸在球场上和耐克公司签约的另两位球星罗伯特· 卡洛斯以及托雷斯一起参加“训练”。与巴西人的过招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乐趣,而马德里竞技的头号球星还和我玩了一次点球大战。

比起一年前的经历,这次与小罗纳尔多和马尔蒂尼的接触又有所不同。我们必须与球星们进行一次认真的较量。对于小罗纳尔多,此前我已经了解到他是一个非常容易接近的人。当他还在巴黎圣日耳曼效力的时候,我曾通过自己的同胞球员卡尔德蒂(目前在阿根廷竞技俱乐部效力)在摩纳哥城的马里奥特大酒店认识了这位巴西神童。 但这还是我第一次和马尔蒂尼近距离接触,他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脸上总是挂着微笑。

和他们练习了传接球之后,我们开始和球星们玩起了分组比赛。我过去也曾踢过前锋这个位置,因此这一次我必须和马尔蒂尼进行面对面的较量。 我做出了虚晃的动作,他也开始回应我,并很快张开了他的双腿。这时候我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世界上所有前锋想要做的一件事:给世界上最模范的后卫一个穿裆!当然,我不是没有考虑到他丰富的经验和机敏,但是我管不了太多了……在场的全世界电视媒体的镜头都记录下了这个穿裆。而我这个谁也不认识的蹩脚前锋,居然得以在全世界人的面前以这样的方式“羞辱”了保罗·马尔蒂尼。真是美妙的经历,今后我在儿子们面前又有了一个吹嘘的资本。

在坎帕诺的经历结束之后,我和马尔蒂尼交谈中向他提出,要代表《足球周刊》来意大利对他进行一次专访,他愉快地答应了。三个月之后,我来到了米兰内洛,保罗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还是带着同样的微笑。我问,“保罗,你是否还记得我?”他回答说, “当然了,伙计!那次被穿裆之后,我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睡着觉,哈哈……”

我们的采访,就是从那次“穿裆”的回忆开始的……

我更喜欢踢球而不是去谈论

《足球周刊》:对于你来说,这不等于是一种侮辱吗?像我这样一个糟糕的前锋居然能够世界最佳后卫面前穿裆而过……

马尔蒂尼:哈哈哈……的确如此。为了不让这种事情重演,我正在努力训练自己。

我知道你的西班牙语很好(他的妻子是委内瑞拉人,说西班牙语),我们可以用这门语言进行采访吗?

当然。能够经常运用这门语言我感到很高兴, 因为我也非常喜欢西班牙语。

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总是能有这样的好心情吗?

实际上,我一直都不是很喜欢接受采访,只不过多年来我已经对采访感到习以为常。

你曾经说过,每接受一次采访,你都会感觉自己变得更老了,是这样吗?

不是的。只有那些喜欢挑起争议的采访会让我有这种感觉。还有就是那些客套的问题,也会让我不舒服,因为我总是得给出相同的回答,这对我来说没有半点新鲜感。我最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在得到那么多的荣誉之后你还能在场上拥有和过去一样大的动力?”这是一个令我无法理解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球员开始踢足球是为了金钱或者名气,真正给你带来动力的就是这项运动本身,就是通过不断训练完善自己的一种愿望。多年来,总是有人问我这个问题,不论是在AC米兰还是国家队。因为我是队长,我应该代替球队回答一些问题。但很多时候,坐在米兰内洛新闻发布厅的桌子前,我总是发现自己无话可说。有些人问的问题甚至会给我带来不安,比如:你怎么看待对亚特兰大的比赛?我真想跟他说,拜托了,先生!今后的职业生涯中你们还会500次地问我这样的问题,而我将始终不知作何回答。并不是说这个问题很愚蠢,他们是职业记者,他们是在要求得到需要的体育新闻,而对于我来说这些话题是如此的不重要,我没有必要去过多地考虑这个问题。有时候我想换个话题说说,但是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我看上去总是那么一个不容易走近的人,甚至会给一些人带来冷漠的印象,因为我似乎总在给自己建筑一道与外界隔离的墙。然而我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也不是一个漫不经心的人,更不是一个有优越感的人,我只是更喜欢去踢球,而不是去谈论。

保罗接受采访时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问题,他总是面带微笑。或许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媒体,就像他所说的,毕竟已有20年了。从1985年那场对乌迪内斯的比赛开始,20年来他几乎从未失去过巨星的光环。不论是队友还是对手,几乎所有人一直都在夸奖他,他似乎从未受到过很大的质疑。除了球场上的表现之外,为他赢得尊敬的还有他的为人,以及他对AC米兰的一贯忠诚。他所得到的荣誉在同时代的球员当中几乎无人能及——7次意甲联赛冠军,4次冠军杯冠军,2次洲际杯冠军,1次意大利杯冠军,5次意大利超级杯冠军,以及4次欧洲超级杯冠军,别忘了在意大利国家队他同样拥有过很多值得回忆的经历。只要去认真回忆这每一座奖杯,就不难得出结论,保罗·马尔蒂尼所应该得到的认同和赞誉还要更多。

能踢到2007年是一种骄傲

你和AC米兰的合同将在2007年6月到期,到时候你已经39岁了,你认为自己能够踢到那个时候吗?

是的,只要我能一直对这项运动保持着同
的热情,能够踢到2007年我将会感到十分骄傲。

那之后会怎么样呢,你会和你爸爸切萨雷一样选择当教练吗?

我不那么认为……至少现在我不喜欢当教练。我看见过我爸爸为他的这份职业苦恼的样子。我愿意选择一种和足球仍然保持紧密联系的职业,但不是教练。

你所遇到的教练中,谁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

利德霍尔姆是安排我参加第一场意甲比赛的教练,是他给了我信任。对于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来说,我所最需要得到的鼓励就是他给予的。他告诉我,足球不过是场游戏,这大大减轻了我的压力。接下来,萨基教给我的则完全是不同的东西。先遇到利德霍尔姆,然后再成为萨基的队员,我认为这是我幸运的地方,在恰当的时候碰到了恰当的教练。如果我认识这两个人的次序颠倒,那么我很有可能在职业生涯之初就会遇到很大的麻烦。萨基要求我们将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想法反复练习 500遍,甚至1000遍,这种看似单调的训练方式却让我和队友们尝到了胜利的甜头,我们开始拥有了非凡的成绩。但一开始他(指萨基)的这些方法并不能马上见效,因为当时我们已经踢上了十分现代的足球,而他的一些想法则刚好与潮流相左,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很好地诠释出他的理念……现在只要碰到萨基,我们都会非常热情和高兴地打招呼,但我不可能给他打电话。以前带过我的每个教练都是这样,我无法给他们打电话。除非哪一天我自己换了职业……

卡佩罗呢?

有不少人一直认为,我们当年的那支AC米兰队曾经和卡佩罗之间发生过很大的分歧。我想对这个说法作个彻底的澄清:的确有过沟通上的问题。但别忘记我个人和卡佩罗之间此前已经有13年相识的经历了,我还在米兰少年队的时候,他就是教练。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和关系不会在几小时内消失殆尽。1998年,我们以联赛第10名的成绩结束赛季,而此前一个赛季萨基带领我们获得的成绩更不理想:联赛第11名。因此,那时候球队内部的气氛非常紧张。球迷和媒体开始追究责任,似乎总是需要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这就是职业足球令人不愉快的地方。在意大利尤其是这样,足球几乎成了一种宗教,对于意大利足球来说,“无论如何,还要谢谢你”这句话是不可能存在的。在意大利人崇拜的体育精神中,绝对不能容忍失败。

失败之后,你们最终又找回了胜利的感觉……

实际上,那两个糟糕的赛季,圣西罗开始怀疑我们,这就好像你的家人对你所作的一切都表示质疑一样,这并不是美好的经历。接下来的那个赛季我一直在咬紧牙关,终于,1999年5 月我们在佩鲁贾重新获得了意甲冠军,那天,我和Billy(科斯塔库塔的昵称)悄悄走回更衣室,我们在一起庆祝了胜利,只有我们两人。的确,此前那段时间的糟糕经历让我成熟了很多。事实上,从我效力米兰青年队开始时候,我就已经习惯了被质疑,他们说我能来这里完全取决于我的姓氏。我想,我的职业生涯一直就是在这种质疑和困难中寻找出路。

1999年重新登顶意甲,也有人说是扎切罗尼的运气不错。

对我们来说,那次意甲冠军的确意味着一种奇迹。扎切罗尼话不多,但他的到来让我和所有其他队友们从身体到心理上都接受了一个新的考验。我和Billy也担负起了帮助队友和教练沟通的责任,那支AC米兰改变了一贯的传统,队伍中有很多新球员,并把希望寄托在未来,但是要赢球,始终都必须引进一些球星。随后特里姆来了,他是一个十分热情和蔼的人,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赢过不少漂亮的比赛。不过似乎他并不是俱乐部理想中的教练人选,也或许因为他不习惯我们那支队伍的气氛。

再后来,你过去的队友安切洛蒂来了……

安切洛蒂刚刚上任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他将会面临很大的困难,毕竟这个更衣室里有不少是他过去的队友。然而事实证明,他到来之后,球队内部的各种角色分得十分清楚:球员踢球、教练组织训练、俱乐部高层决策。对于任何一支职业球队来说,这都是最重要的。我知道,不论是科斯塔库塔当初续约不成,还是阿尔贝蒂尼的离去,都曾给球队内部的气氛带来了一定影响,包括我在内的队友们都不愿意面对那样的尴尬局面。但是一名职业球员必须理解球队在技战术上的选择,好在最终还是有人敢于承认自己的缺点,并且明智地让了步,就像科斯塔库塔那样。相反,阿尔贝蒂尼没有被重新召回米兰,对于德梅特里奥(阿尔贝蒂尼的名字)本人来说这是件痛苦的事情,但对于安切洛蒂来说这同样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但是足球和其他任何一项职业一样,很多时候你不得不做出一些不讨人喜欢的改变。

父亲从来没有影响我的足球选择

作为球员,你从你爸爸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是吗?

我很少看到爸爸踢过的比赛,因此我一直认为对自己职业生涯影响最大的球员是过去的队友巴雷西。我一直在认真观察他,试着模仿他的动作, 我认为他对今后的 AC米兰来说仍然有着象征意义,他应该受到比实际更好和更高的评价。因为他一直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因此他的真正价值并没有得到充分地承认。

也就是说,你的职业道路没有受到你爸爸影响?

选择足球是一种自然的召唤。小时候我在AC米兰少年队踢球,基本上都是妈妈去送我,爸爸来得很晚,而且他顶多站在一边默默地观看,很少给出什么建议,实际上他什么也不说。一直以来我们都很少谈论足球,小时候,爸爸只是会经常满足我的好奇心,因为我总是问他有关某某球星的新闻等等这样的“八卦”。现在,包括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在尽量避免谈论足球。他对我的唯一建议就是,如何应付职业足球的巨大压力以及如何正确对待媒体。我爸爸从来没有影响到我自己在足球道路上的选择,我也会以同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孩子们。

你选择当后卫也完全是自己的选择?

其实小时候我也很喜欢当进攻型球员,两路的边锋我都踢过。和所有的小男孩一样,那时候我非常喜欢进攻时的感觉,但如果我真的成了一名前锋,那也只能是一名普通的前锋,那种付出很多劳动、十分卖力却不能有很多进球的前锋。幸亏最终我选择了当后卫,其实刚进AC米兰少年队的时候,我还打算当门将呢,因为当时我发现自己也很喜欢站在两个门柱之间的感觉。那时候我们家住在5层楼上,1楼有个和我同龄的小男孩,我们每天要在那栋楼上的一个平台上踢好几个小时的球。我爸爸就在那时认真地观察我,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才发现我或许会喜欢上门将这个角色。但如果我真的当了门将,我的性格将完全会是另一种发展。守门员的个性必须与众不同,他们要更有直觉和爆发力。由于守门员跑动很少,因此他们的很多想法必须在移动身体之前就提前形成。

自己的父亲当球队的教练,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感受?

我们之间第一次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师徒关系,在21岁以下国家青年队,那时候他是主帅。我不知道我们两人谁更为此感到尴尬。尽管我们一直在避免让双方被这种感觉所干扰,但不可否认,这种尴尬是
在的。这并不是因为人们质疑我是否该被召入国家队,当时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一点。问题是,球队内部的一些小细节会令人感到不自在。球队的更衣室里谈论得最多的一般就是教练,平时任何教练都可能成为玩笑的对象。可以想象,当我——切萨雷·马尔蒂尼的儿子站在他们面前时,这些队友们全都变得默不做声,即便想说一句什么笑话,他们也会变得小心翼翼。当爸爸来到AC米兰担任教练(90年代末)的时候,情况已经有所不同了,毕竟我已经长大成人。不过我知道,能够回到AC米兰,对他来说是一次非常重要的经历,他为此感到很激动。但这只是我的感受,我爸爸很少谈及自己对足球的感受。

足球能教会你如何与人相处

你的家庭一直和足球有着颇深的联系,这项运动几乎成了你们家的一个传统。你希望你的孩子克里斯蒂安和达尼埃莱也走上这条职业道路吗?

克里斯蒂安也很喜欢足球,但是现在谈论他的体育爱好究竟是什么还嫌太早。我认为孩子们的生活中必须有很多更为重要的内容。当然,如果克里斯蒂安愿意选择职业足球,我并不会担心,因为直到现在我仍然相信存在“真正的足球”——一种让你在成长中找到各种真实感受的运动,因为足球是一种团队运动,它教会你如何与他人相处。

小时候和伙伴们踢球的时候,你经常把自己想象成哪位球星?

我非常喜欢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上的那支意大利国家队,那支球队拥有很多伟大的球星。我很喜欢卡布里尼 ,还有就是罗伯特·贝特加。尽管一直以来我都把巴雷西和范巴斯滕视作AC米兰最好的球员,但从个人角度看,真正的第一还是马拉多纳,因为他代表着一名球员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

我知道你有一个委内瑞拉妻子(阿德里亚娜·弗萨,曾是名模)而且你们是在一个舞厅里相识的,对吗?

是的(笑)那还是1987年的事情,我和一位同样喜欢音乐的好朋友去了舞厅里。从那天起,我和阿德里亚娜就无法再分开。

对她来说,在球迷面前扮演马尔蒂尼妻子这个角色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吧?(马尔蒂尼被认为是意大利最性感的男人,他曾经为很多知名品牌做过代言,比如耐克、欧宝汽车等等。) 

我们相识的时候,她已经知道我是一名足球运动员,而且这并不能算是我的一个优点。我们的关系一直相处得非常融洽,因为她总是很清楚生活的含义和规则。

你去过她的家乡吗?

当然,委内瑞拉我去过好几次。我非常喜欢那里的人,他们总是那么快乐热情,喜欢聚会,喜欢跳舞。

听说你曾经在一家电台当过DJ,是吗?

是的,我曾和好朋友Ringo(意大利知名的电台Dj,被评为“意大利最性感女运动员”的排球手皮奇尼尼的男友)在 105 Radionetwork音乐节目中合作过,对我来说那次经历真的很美妙。

你们当时介绍的 是哪种类型的音乐?

什么类型的都有,我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

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呢?

我非常喜欢说唱乐, rap、2pac和 Voluntad Smith,拉马佐蒂(意大利著名流行歌手)我也很喜欢。

除了足球和音乐,你还喜欢做什么?

我很喜欢电脑,我认为自己对电脑的相关知识了解得还很不错。操作电脑能给我带来不少乐趣,我的家里只保存了少有的几座奖杯,但我很喜欢球队庆祝胜利时留下的照片,我已经将这些照片刻进了一张盘里,不过不知为什么,这张盘现在又丢失了。可能因为我一直是一个有点漫不经心的人,比如,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边走边打量行人。散步的时候,我只希望得到彻底的放松。

我非常喜欢上一次得到的冠军杯

在职业生涯中获得过很多的荣誉,其中印象最深最好的是哪一次?

我非常喜欢上一次得到的冠军杯(2003年),它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快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以队长的身份,举起了份量如此之重的一座冠军奖杯。

现在你们在联赛中排名第一,而且你们在冠军杯1/8决赛中淘汰了曼联队,AC米兰是不是目前欧洲最好的球队?

是的,但是强队还包括巴塞罗那、尤文图斯和切尔西。

一支好的球队必须要由最好的球员组成吗?

不是这样的,现实也在证明这一点。一支好的球队还要取决于教练和俱乐部的组织。也有一些好的球员,但他们在职业中表现却并不认真,所以他们很难获得什么荣誉。或者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尊敬一名教练的工作,或者可能他们心中没有重大的目标。而上述这一点恰恰是AC米兰做得很好的地方。我们有很好的球员、伟大的教练、还有一个组织极佳的俱乐部。

想象过自己退役后要做的事情吗?

事实上,我从未想过。就像我前面跟你说的,我未来的人生将仍然和足球有关,问题是现在我还不知道具体的工作将是什么。当然,我很清楚自己的职业生涯接近了尾声,我必须开始考虑这些事情,否则的话会很容易因为空闲而陷入生活的另一种重复当中。

谢谢你保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给你复仇(按:与记者的“穿裆”之仇)的机会,比方说在圣西罗。

哈哈哈——不,在哪里不重要,去伯纳乌也行。

好的,就由你决定地方!祝贺你的意甲20周年! 

————————————————————————–
传奇依旧在继续……

如果马队想要个世界杯的名分……

May 26, 2007

如果马队想要个世界杯的名分,打个替补不也绰绰有余?98年贝大叔可也34了。Barzagli、Barone、Oddo,23人大名单里随便替换哪个不行?看过05年欧冠决赛的人还记得米兰第一个进球是谁进的吗?马队可是68年出生的。
    
  足球比赛从来就不需要事后诸葛亮,谁能预料到94年老队长巴雷西和队内最佳射手巴乔射飞点球?按楼上某位的说法,马队要是能替换Zaccardo首发说不定还没乌龙球了呢!
    
  姑且认为02年那场败仗令马队心灰意冷,或许专注于红黑军团的复兴成为他上场的唯一动力。
    
  从技术角度讲,马队的确不以弧线球见长,毕竟Grosso是边前卫出身,脚法细腻,有脚定位球绝活。但是马队长处在于坚决的前插和漂亮的铲截,网上能搜到其巅峰时代数十粒进球的视频,其中包括冷静晃过对方后卫、禁区边沿突施冷箭以及最拿手的头球攻门。正因为此,Grosso才会被认为“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传统”,即边后卫坚决地前压插上助攻。
    
    1994年,马队被英国《世界足球》评为年度世界最佳球员,在那个前锋统治一切的年代这是何等荣耀?以队长身份代表球队两次站在欧洲之巅,这又说明什么?意大利在拥有马队的年代里几乎每次世界杯都倒在12码线上,这和后卫又有多大的关系?(02年不要脸的裁判问题就不说了……00年最后被逆转完全是半决赛RP消耗太多的缘故……) 
———————————-
熬夜胡思乱想的反驳贴……竟看到有人说“马队在,意大利就不能夺冠”的歪理,怒ing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米兰重获冠军!

May 24, 2007

Forza Mi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