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光良上海演唱会

一整天的课都没怎么认真听,养精蓄锐只待夜幕降临。四点半下课后直奔万体馆,坐在肯德基里一边啃着鳕鱼堡一边平复激动的情绪,毕竟这是第一次亲眼见、亲耳听光良,而且还是二十余年来第一次的付费演唱会。

水足饭饱,时间刚过五点半,按照刚才向保安询问的入场时间大概还要再等一个钟头,于是开始在万体馆外徘徊。在被询问“N”次“卖票吗”和“N+1”次“买票吗”之后,在围着万体馆画第二个圈的时候我看到了光良。活的。

焚香,拜。光良及身边的工作人员虔诚地祈祷着,只是在我这边不少人的闪光灯狂闪,难道连这点时间都不能停吗?光良拜完后(谁知道在拜谁?上帝他老人家貌似不吃这一套的吧……),还向门外挥了挥手,转身返回休息室了(猜的)。

心里一边想着:就算现在让我死也值了(拽文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一边走向事先打听好的看台楼梯,拾级而上,看到N个保安把着大门。看这架势凭这区区480的看台票提前混进去是不太可能了,再返身下楼貌似又要消耗不少卡路里,不如和保安套套近乎,万一把我放进去了呢。与俩中老年保安狂侃四十分钟,六点钟就把票验了,可惜也只能等到六点四十才进场如厕。

一边感叹着终于来了,一边拉开面前的落地幕布,于是,上海大舞台的全景一览无遗。真的是一览无遗,感觉和电影院差不多(虽然我对电影院的回忆仅止与童年班级集体看电影的时期)。找到座位,与隔座的一位同届的男生沟通了一下对无印良品的回忆。不久,邻座的一位工作满两年的同学也加入了我们的话题,大家互相交待了下学校、工作(一位头两年东北大学、后两年忘记了貌似秦皇岛、通讯专业应届,另一位复旦医学院、刚离职)以及对现场的感受,也就算认识了。

等待光良出场。在此特意对主办单位提出表扬,知道大家的品味,所以在演唱会开始前十数分钟内放着一位年轻歌手的MV,以期达到与光良鲜明对比的效果。

幕开。黑白无常从舞台中央现身。一位有着与光良极其相似嗓音的佚名者(估计有人知道,反正我文盲,啥也不知道)一袭黑衣与白衣光良同唱天使。之所以认为黑衣者是佚名,除了音色、音准略有不足(仅仅是感觉不足……总不能有两个光良吧XD)外,几乎找不到其他瑕疵了。歌毕,二人及舞者下。片刻,一黑衣人将头套摘下,也是光良。(戏法变得不错,可惜在黑衣人开口前我满怀期待能听到品冠的声音)

从选曲上似乎可以看出这是对无印良品时代的总结,无论是掌心还是想见你,一个人的光良站在舞台即使再挥洒自我也无法不令人想到一个时代终于就这样结束了,一个属于一小撮人的时代。

我总觉得这次演唱会看得有问题——不准站起来。光良开场的一组快歌劲舞明显需要人们手舞足蹈轻轻摇摆交相呼应的,可惜只能坐在位置上打拍子及挥手,实在无法尽兴。从善如流,只有在最后舞台灯光全灭全场呼唤光良重现的时候俺才站了起来。

现场光良报料说,九月份会在韩国做新专辑的后期合成,十月专辑会新鲜出炉。最后一首歌光良唱了一首新曲,旋律优美、动听且简单,听了两段全场已能合唱,果然歌迷都不是一般人呐。
——————————————————————————
听完后想给自己写一个无印良品时代的小结,估计今天是写不出来了……
——————————————————————————

明天,应该是今天……还要上课,睡了。估计等到明天这个时候评论、心得该满天飞了。

毕业后的第一个愿望满足了,下一个愿望也不远了吧。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杂记光良上海演唱会”

  1. nickname Says:

    哇……和尚啊~~~~~~啊呜~~~~~~~~~~

  2. nickname Says:

    啊……啊……啊……同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