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9

品冠上海演唱会之黄牛30元

October 17, 2009

看完品冠的演唱会,自觉已经圆满了。下一次希望能现场看到两个人同台。

果然和网上写的一样,从地铁口起就有不断涌上来的黄牛,问的是“票子要伐”,间接证明了品冠的市场仍有进步空间,而且还很大。没看到卖内场票的,而且不能保证票的真伪,于是绕到东区上次入场的地方,正在看谁像黄牛时,小黄自己就上来了,而且拍胸脯保证先进场再给钱。

如题所述,上次听光良花了480,这次学乖听品冠只花了30买280的票──价格还是自己订的。就连这价格都让我看到了小黄眼中一闪而过的贪婪──票面写着“非卖品”,纯利100%啊。基本上内场后部是空的,看台则可自由选位,在网上早就标明“售罄”的180元位置根本没人。市场还有进步空间,而且还很大,努力吧!

开场没多久,品冠就忘词了。再听了一阵,发现有走音和气短的现象。后来品冠告诉大家他今早生病了,差点不能唱歌,幸亏在歌迷的帮助下临时用了药,自我感觉良好。

几个特色节目:

弗拉明戈舞跳得差强人意,不过他自我感觉良好就够了,又不是靠两条腿吃饭。

之前在《王牌大明星》上看过的西班牙吉他终于有了现场版,水银泻地,华丽无匹。

上次光良唱的是沪语版《童话》,今天品冠唱的是沪语版《月亮代表我的心》。

嘉宾是丁当,下午刚看了最近某期《康熙来了》,有她。不然真不认识。

没听到“等你的心”,听到了“起床”、“雨过天晴”、“就叫我孩子”,全程跟随演唱卡拉OK,这价格和视听享受比KTV合适多了。

结束曲唱的《朋友》,我却怎能不感伤?

UPDATE:

Google到相关资讯如下

搜狐新闻+图片:http://music.yule.sohu.com/20091018/n267463638.shtml

未知论坛不认识之人的歌单:http://www.ssc.sh.cn/bbs/dispbbs … ID=11171&skin=1

土豆视频: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7180463/

婚礼杂感

October 15, 2009

不是伴郎也很忙

盛大的婚礼庆典,逐渐沦为一场大型的表演,充满了不真实和剥离感。在光学镜头前表演着着新婚的喜悦和幸福,拍摄一结束则是不停地排练、指挥、选人、站位,空气中弥漫着焦虑的味道,眼前晃动着忙碌的身影。大戏落幕,家里总算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至于未来,让孩子们自己过去吧。

这是长大后参加的第一场婚礼,怀着能为姐姐的幸福多出一份力的心情忙碌着。到婚纱店领送婚纱,不过拎包的是我,开车的都是咱姐;在姐姐家吹气球、做拱门,用红纸铺井盖,婚礼当天去接迷路的化妆师,能做的仅此而已。跟着姐姐和姐夫在娘家席点烟、发小礼品,刚坐下吃了两口,喝了两杯,就被告知还有娘家人十二点前需要离席的规矩。

长久以来,一直有个在当天痛哭一场的打算,毕竟是亲姐姐嫁出去了,多不容易啊。结果当这天真的到来时,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伤感被驱赶得无影无踪。
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聊天,竟然是十多年后在去姐姐新房的车内。话语中充满了鼓励和期待,偶尔也透漏几句自己小小的羡慕和野望。那里一定是梦开始的地方,既已扬帆切莫回头;万一前路不畅,只要记得这里仍有一处港湾,等待远航的船靠岸。

只有我参加

晚上五点多,陪姐姐还完婚纱,姐夫又要请我吃饭。在法式大餐和韩国烧烤之间,我当然选择了——烧烤。毕竟抽空回来一趟不容易,吃口肉、扒拉两口冷面是多么难得的回忆啊。

在送我回住处的路上,坐在前座的姐姐问了姐夫一个问题,“结婚了,有什么感觉?”

“有家了。”

再游省博

October 5, 2009

回沈阳前,在豆瓣上搜索近期活动情报,看到省博有“清宫散佚书画国宝特展”的活动,心内大喜,“必观之”。

欧阳询的《仲尼梦奠帖》和怀素的《论书卷》是个人非常喜欢的作品,观摩了好久,不忍离开。顺便说一下,怀素竟然是玄奘三藏的弟子呢。
再看宋朝几代帝王,当不好皇上,治不了国,却都是好画匠。

图片:http://smg.photobucket.com/albums/v613/sanzomaldini/Museum/

可惜来得不巧,数件名作只剩空荡荡的橱窗供人感伤。听说有几件上午刚送到电视台做节目去了,还有的则只展出一周就送到了帝都,其中包括(摹)王羲之的那件。其他几件最想看到的是文天祥的《木鸡集序》和陆游的《自书诗》。忠义节烈之士,用笔想必也是心正笔正、挥洒自如。

好在二楼还有一个”妙相庄严”的汉藏佛像展,值得一看。许多只在书上读过的名字与佛像真身一一对应,法相庄严,不可名状。

总算有一些收获。例如,看几座佛陀还是王子时的佛像,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意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原始佛教发源于印度尚右,右手指天,左手指地;待传到中国,却变成相反,又是一则中国特色。
文殊普贤,一重智、一重理,大智慧方证真菩提。
除此之外还有莲花生、宗喀巴大师,罗睺罗、舍利弗尊者,药师琉璃、大威德金刚、阿閦佛,以及发大心愿的地藏菩萨。

旧地重游

October 4, 2009

昨天和几个大学同学回学校逛了一圈,顺便也参观了传说中的泰晤士小镇。
体育场、游泳馆、九零后、九号线,好事情总是要等到毕业之后才出现。几个刚熬夜K歌的人还说,现在去教室睡觉才是真正的昨日重现。

白天的校园一如既往地沉寂,到了夜晚则在一片荷尔蒙高涨的氛围中原地复活,小饭馆里挤满了互相打量、推杯换盏的热血青年,只是不知这股血能热多久。

泰晤士小镇是英式风格的商业、别墅无人区,喷泉繁多、码头林立、游人如织,拍婚纱照的人铺天盖地。
甚至还有一处教堂,只是不知它是否甘愿寂寞。
站在遍布小镇的那些疑似戴着法官头套的英国人雕像前,思绪又在墙里墙外飘荡了好久。一方面,有人过着这般锦衣玉食的生活,衣食无忧,仿佛他们拥有整个世界;相反,另一群人则是过着叫家人担惊受怕的人生,与内心的软弱和外界的邪恶永不妥协,他们才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

旧地重游,如梦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