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9

十二月的嚣张

December 25, 2009

从学会用16300拨号上网,到不准自由上网,经过了十年,和文革一样长。
十年前,曾在《电脑报》游戏版块读过一篇描写未来因为玩游戏而躲避体制和追捕的文章,其中一个情节是:打开电脑联网,片刻后听到窗外的警笛,关机逃跑。

当年为了兴趣而选的专业和职业算是选对了,起码不会成为历史书上的笑话,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

互联网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

“谁活着谁就看得到。”

Advertisements

Magic Day

December 25, 2009

这就奔三了?离杨威利被刺杀时的年龄又近了一岁……

国家的进退兴亡,就算想说些什么也插不上话;而个人的成长历程,更会在历史的尘埃中湮没无闻。今天也许不是一个好日子,今天也许就是一个好日子。

本来想在“漫谈”上找篇资料来引用并抒情一下,才发现acgtalk.com被无理查封了。服务器在兲朝,想逃都逃不掉,还是迁出去吧。那篇文章的大意是:过完这个生日,魔法师任务达成,下一升级任务要等到二十八——这个被动光环接受得还真是心酸呐。

其实今天还有一件让人心情十分低落的事,触到墙,见到棺材,泪却没有落下。想一想“十一年太久,只争朝夕”,还不如每天多前进一些,在黑暗中点亮自己、照亮身旁才是正经事。

今天早晨看到这样一段话,这个“借口”可真妙啊:

很多时候一个人过晴天,过雨天,也许不找一个人在一起是不想糟蹋别人,也不想糟蹋自己,看着没有守护对方能力就草草拥抱的男女,特别的日子又不能和普通朋友度过,对着冰冷的屏幕……
生日快乐!

ps:米兰官网2009年的生日祝贺
米兰官网

150到140再到150

December 19, 2009

从跑步这件小事上,能看出一个人的未来吗?
从五月入手GT2130开始计算,到现在最多跑了50次,以每次3KM计算,也只不过是15万米,离4个马拉松还有段距离。
一开始体重稳步下降,到9月份找到工作后也一直维持在140,满心欢喜,认为130有望,下一阶段计划即将展开。
这既是因为开始无事在家早起晨跑,也拜公司楼下伙食太糟早午饭均用包子解决所赐。哪曾想到一入11月风云突变,天寒地冻不说,自己还带饭了。早上起不来,晚上进了被窝更出不来,这两个月跑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完了,体重岂有不增之理?
每晚都劝慰自己”明天该早起跑步咯”,于是心安理得地睡去;第二天六点闹钟响起,昨晚的誓言早抛到九霄云外,”太冷了/再小睡一下”,再睁眼已是七点多,”这么晚,跑完回来时间来不及”。即使哪天被刺激到,发奋图强,也没有连续三天都运动的纪录,不过口号倒是越喊越响,体重则越跑越重。
昨晚,在豆瓣跑组看到一篇零下十度跑步的帖子,人家零下十度都能跑,我这里才负一,难道就不能跑了么?于是,今天清晨,伴着和煦的阳光……我在被窝里写下此文,以兹鼓励。

P.S.:品冠歌曲«朋友变情人再变朋友»对标题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