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0

参与世博会美国馆“博客直通车”活动

August 11, 2010

本着(想让别人知道的就)“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原则,将申请活动时的“申请感言”一并发出。不放真名,因为没必要,Sanzomaldini已经成为我的网络实名。谢绝肉搜跨省 😄

 

世博会美国馆”博客直通车”活动

http://blog.usapavilion2010.com/2010/08/11/usa-pavilion-blogger-contest-kick-off/ 

 

申请感言

 

Hello,MeiGuoGuan:
    我叫Sean,是一名中国游客,一个中文blogger,同时也是Twitter的忠实用户。
    7月27日我曾有幸参观美国馆,为馆中所展示的美国精神——自由、融合和奋斗而感动,对于中美两国能够携手迎来美好未来振奋不已。可惜当天时间不足,没有机会与异国友人进行广泛的交流,包括对于此次参展作品、两国文化、渊远流长的政治和历史以及同龄人间的话题。
    幸运的是,在某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和负责美国馆官方Twitter帐号的Ming同学”胜利会师”,双方进行了(在我看来 ^^)”热烈而友好”的交流,总算不虚此行。当时似乎透露过一些关于本次活动的意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举办,真令人既佩服又高兴。
    假如有幸入选,除了再次欣赏馆内的展出,我也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些美国馆的幕后故事,例如游览一下大家的办公区,了解同学们在上海的“假期”生活如何丰富多彩,向大家学习投身社会活动、社区公益、参加志愿者的经验,甚至还可以和大家交流一些如何使用facebook/twitter/youtube的方法。
    无论幸运女神是否再次眷顾,衷心祝愿本次活动顺利进行!希望更多的人,利用社会化工具,为明天的美好而出力、发声。

 

杂谈戈雅版画《战争的灾难》

August 9, 2010

2010年5月30日到8月8日,一场名为“戈雅,所有战争的记录者:《战争的灾难》与战争摄影”的展览,在位于安福路208号的西班牙驻上海总领事馆一楼开放参观。我有幸在最后一天现场欣赏这场展览,但是却错过了表现西班牙内战残酷场面的摄影,以及位于二楼的米盖尔·德·塞万提斯图书馆(只在周一~周六开放)。

结语

引用:《战争的灾难》系列版画由82幅作品组成,通过水彩画和铜版画揭示了战争的野蛮行径和残酷性。而这正是戈雅想要传达给更多人的普遍信息,而今天仍然有如 Eugene Smith, Cen-telles, Cartier- Bresson, John Burke, George N. Barnard, Robert Capa 或者 Gervasio Sánchez 等前赴后继的战地记者们继续通过摄影,对武装冲突和战争进行着控诉。 

开幕式:官方Picasa相册


战时反暴力

谁说女子不如男?有时在战场上女性更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素子JJ

护士收红包后才救治伤员,间接证明“世界大同”

世界大同

这场展览,利用版画和摄影的形式呈现出战争的血肉模糊和暴力野蛮。战争造就的残酷自不必多说,一旦陷入战争的泥沼,或许唯有胜负才能判定正义谁属。饿殍遍地,疾病横行,受苦最深的还是平民百姓。然而战争中暴露出的人性之丑恶,从而揭露出的斑驳疮疤,又岂是区区时间和金钱能够抚慰得了的?

战后反独裁

我更喜欢战后戈雅利用动物喻人的方式痛斥独裁统治,形象入木三分。

战后

“苛政猛于虎”,帮凶猛于狼….

苛政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个倒好,直接食人而肥。这说的不只是西班牙独立战争之后吧,“于我心有戚戚焉”。

硕鼠

 

看着这些苦难中的面庞,不禁会以为这些表情似乎在哪里见过。在你我身边?还是在墙的那一边?

苦难的面庞

ps:这里还有一小段战争摄影的视频 ,人头、断肢、残体——都没拍:P

 

Google帐号“被恢复”

August 4, 2010

被禁的Google帐号莫名其妙地被恢复。没有任何Email往来告知封禁、解封的来龙去脉,Google在这点上做得很失败。

 

为了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并警示后人,绞尽脑汁想出几点应对之策:

1、Email本地备份;虽然也会有硬盘报销之虞……

2、Forward到另一个“隐秘”帐号,隐秘帐号一般情况下不登录,并保证密码的强壮度;总也不用的密码万一忘记……

3、试验一次Google的找回帐号/密码流程,将相关问题的答案保存;保存到哪里都有被窃的可能……

4、与联系人建立多个联系方式,单点联络总是不保险;“呼机、手机、商X通,一个都不能少”。

 

以上

Google Account 被禁24小时

August 1, 2010

昨晚按平常习惯,点了一下Chrome浏览器的Gmail插件按钮,被告知需要输入密码。当我正确输入密码后,页面却跳转到这个页面,如同晴天霹雳,我的Google Account被禁用了。

“We’ve detected unusual activity on your account. To immediately restore access to your account, type your phone number below.”

按照Google的指示,分别尝试使用Text Message和Voice Call来verify我的帐户,均以失败告终,甚至连手机号码都暂时无法再用。

“This phone number has already created the maximum number of accounts. Please use another number.”

看来验证码甭打算再收到,写封信申诉一下解释情况总可以吧?哪知不找不知道,原来Google似乎只有帮助流程指南和人烟稀少的论坛,连收件人都找不到。只好按照流程,病急乱投医。

1)https://mail.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answer=53897

2)http://www.google.com/support/accounts/bin/request.py?ara=1

甚至还在twitter上向官方帐号@Google求助——当然这个希望是最渺茫的。

以”Google帐号禁用”为关键字进行搜索,倒也发现一些正常使用Google服务却被禁用的例子,看来真得对Google的服务重新评估才是,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太大。

当不作恶的我被号称”Don`t be evil”的Google摆一道的时候,个人之渺小与无力,跨国商业巨头缺少技术支持的现状都浮出水面。

 

事情至今仍未解决。

UPDATE:

http://zoogle.ubik.net/support/forum/p/gmail/thread?tid=59554ab798603e99&hl=zh-CN

UPDATE 10.08.24:

解封,仍是一头雾水,没有任何Email解释问题所在。

使用至今未用过的IE8登录GMail,发现终于正常登录。

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