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1

十分钟的Cranberries

July 27, 2011

在Starbucks喝完半杯水,打算再绕大舞台暴走一圈后回家,终于有黄牛凑上来让我自由定价。一想到如果唱到十一点那就赚了,于是花50买了据称680的票,满心欢喜入场,正好听到Dying in the Sun,憋了半天的情绪一下达到顶点,站在入口摇摆到曲终,再去找座。等找到座位,一共听了两首半,连Encore都么有的天朝演唱会伤不起啊,有木有!

只会唱The Cranberries的两首名曲,Dying in the Sun 和 Never grow old,听到一首原音已觉值回票价。不过相较帝都那场缩水一半的曲目编排,还是有些遗憾。

今天的收获除了Dying in the Sun,还有就是重拾跑步的信念和运动的乐趣。围着上体馆暴走绕圈,看到男男女女在夜色下奔跑,自己的脚步不知不觉中也加快了许多。呆坐在电脑前固然可以让思想远航,但是只有身体上的真正解放才能推动心灵不断成长。

其实今天趁着暴走的机会,也对黄牛市场做了个样本甚小的调查。简单记录一二。

1、票价先降再升。

八点到达上体馆,第一个凑上来的黄牛报价是300买380看台票。我决定绕场一周看看行情,发现大家价格已趋近统一,最低300,也有350的。大约开场十分钟左右时,听到250的报价。再走10分钟,随着未入场票数的减少,票价保持在250~280一直不变。此时,按照开场时间已过,票价下行,这种价格仍属居高不下。

开场既已错过,不妨继续绕圈。接下来绕上体馆暴走一小时,大概超过七、八圈,走到一半连好几个眼尖黄牛都记住我了,也不问“票子要伐”,知道我的回答也是不要。

2、黄牛、买家心理战,拉锯堪比谍战。

The Cranberries绝对算世界顶级Band,但是今晚从票价上却并未反映出来。这个观点源于无论外场380、680,还是内场1280的票价的初始报价皆低于票面标价,甚至直到开场半小时,当场外观众热情被场内传来的阵阵叫喊声刺激到顶点时价格也未反弹。记得去年张信哲演唱会时,开场后票价不降反升,场面蔚为“壮观”。有不少人也在场外聚集,似乎想等待黄牛降价,但是既然看到有这么多人,黄牛岂会主动压价?

开场半小时后,380的票子依旧紧俏,黄牛不断在卖票的同时问着“票子有伐”,说明依旧供不应求,价格也就降不下来了。
开场一小时后,西门、西北和东北三门仍有数百观众盘桓等票入场,尤其已西北门人数居多,但是黄牛已经逐渐围拢过来。此时,看到两个半小时前路过询价的女生掏钱入场,似乎是100/人。

这时我也打消了入场的想法,反正也走出了一身汗,于是跑到Starbucks里买了大杯摩卡休息了几分钟。接下来则发生了本文开头的“惨案”,10分钟花50元,按每月工作22天算月薪就是52800。

3、黄牛,出来混,要做到一句实话也没有。

假票问题就不说了,先进场再交钱是“行规”。我指的是时间观念,到了九点、已经开场一个小时,竟然还有人跟我说是八点半开始,离结束早着呢,真不知道我是从Openning一路听过来的啊。
最后我绕场一周,看到人烟稀少,黄牛无数。开始有让买家自由定价的牛来询价了,我这才被圈了50块(如果唱到11点,打车回去也差不多这个价嘛)入场,黄牛一边说着23点结束的童话,一边拿着钱快步开溜。

最后,要记得早到抢车位。豪车无数,地面都停满了。

哦,对了,还有最最重要的一句话——这是摇滚,站起来好吗?又不是TMD春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