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世博会美国馆“博客直通车”活动

August 11, 2010

本着(想让别人知道的就)“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原则,将申请活动时的“申请感言”一并发出。不放真名,因为没必要,Sanzomaldini已经成为我的网络实名。谢绝肉搜跨省 😄

 

世博会美国馆”博客直通车”活动

http://blog.usapavilion2010.com/2010/08/11/usa-pavilion-blogger-contest-kick-off/ 

 

申请感言

 

Hello,MeiGuoGuan:
    我叫Sean,是一名中国游客,一个中文blogger,同时也是Twitter的忠实用户。
    7月27日我曾有幸参观美国馆,为馆中所展示的美国精神——自由、融合和奋斗而感动,对于中美两国能够携手迎来美好未来振奋不已。可惜当天时间不足,没有机会与异国友人进行广泛的交流,包括对于此次参展作品、两国文化、渊远流长的政治和历史以及同龄人间的话题。
    幸运的是,在某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和负责美国馆官方Twitter帐号的Ming同学”胜利会师”,双方进行了(在我看来 ^^)”热烈而友好”的交流,总算不虚此行。当时似乎透露过一些关于本次活动的意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举办,真令人既佩服又高兴。
    假如有幸入选,除了再次欣赏馆内的展出,我也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些美国馆的幕后故事,例如游览一下大家的办公区,了解同学们在上海的“假期”生活如何丰富多彩,向大家学习投身社会活动、社区公益、参加志愿者的经验,甚至还可以和大家交流一些如何使用facebook/twitter/youtube的方法。
    无论幸运女神是否再次眷顾,衷心祝愿本次活动顺利进行!希望更多的人,利用社会化工具,为明天的美好而出力、发声。

 

杂谈戈雅版画《战争的灾难》

August 9, 2010

2010年5月30日到8月8日,一场名为“戈雅,所有战争的记录者:《战争的灾难》与战争摄影”的展览,在位于安福路208号的西班牙驻上海总领事馆一楼开放参观。我有幸在最后一天现场欣赏这场展览,但是却错过了表现西班牙内战残酷场面的摄影,以及位于二楼的米盖尔·德·塞万提斯图书馆(只在周一~周六开放)。

结语

引用:《战争的灾难》系列版画由82幅作品组成,通过水彩画和铜版画揭示了战争的野蛮行径和残酷性。而这正是戈雅想要传达给更多人的普遍信息,而今天仍然有如 Eugene Smith, Cen-telles, Cartier- Bresson, John Burke, George N. Barnard, Robert Capa 或者 Gervasio Sánchez 等前赴后继的战地记者们继续通过摄影,对武装冲突和战争进行着控诉。 

开幕式:官方Picasa相册


战时反暴力

谁说女子不如男?有时在战场上女性更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素子JJ

护士收红包后才救治伤员,间接证明“世界大同”

世界大同

这场展览,利用版画和摄影的形式呈现出战争的血肉模糊和暴力野蛮。战争造就的残酷自不必多说,一旦陷入战争的泥沼,或许唯有胜负才能判定正义谁属。饿殍遍地,疾病横行,受苦最深的还是平民百姓。然而战争中暴露出的人性之丑恶,从而揭露出的斑驳疮疤,又岂是区区时间和金钱能够抚慰得了的?

战后反独裁

我更喜欢战后戈雅利用动物喻人的方式痛斥独裁统治,形象入木三分。

战后

“苛政猛于虎”,帮凶猛于狼….

苛政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个倒好,直接食人而肥。这说的不只是西班牙独立战争之后吧,“于我心有戚戚焉”。

硕鼠

 

看着这些苦难中的面庞,不禁会以为这些表情似乎在哪里见过。在你我身边?还是在墙的那一边?

苦难的面庞

ps:这里还有一小段战争摄影的视频 ,人头、断肢、残体——都没拍:P

 

Google帐号“被恢复”

August 4, 2010

被禁的Google帐号莫名其妙地被恢复。没有任何Email往来告知封禁、解封的来龙去脉,Google在这点上做得很失败。

 

为了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并警示后人,绞尽脑汁想出几点应对之策:

1、Email本地备份;虽然也会有硬盘报销之虞……

2、Forward到另一个“隐秘”帐号,隐秘帐号一般情况下不登录,并保证密码的强壮度;总也不用的密码万一忘记……

3、试验一次Google的找回帐号/密码流程,将相关问题的答案保存;保存到哪里都有被窃的可能……

4、与联系人建立多个联系方式,单点联络总是不保险;“呼机、手机、商X通,一个都不能少”。

 

以上

Google Account 被禁24小时

August 1, 2010

昨晚按平常习惯,点了一下Chrome浏览器的Gmail插件按钮,被告知需要输入密码。当我正确输入密码后,页面却跳转到这个页面,如同晴天霹雳,我的Google Account被禁用了。

“We’ve detected unusual activity on your account. To immediately restore access to your account, type your phone number below.”

按照Google的指示,分别尝试使用Text Message和Voice Call来verify我的帐户,均以失败告终,甚至连手机号码都暂时无法再用。

“This phone number has already created the maximum number of accounts. Please use another number.”

看来验证码甭打算再收到,写封信申诉一下解释情况总可以吧?哪知不找不知道,原来Google似乎只有帮助流程指南和人烟稀少的论坛,连收件人都找不到。只好按照流程,病急乱投医。

1)https://mail.google.com/support/bin/answer.py?answer=53897

2)http://www.google.com/support/accounts/bin/request.py?ara=1

甚至还在twitter上向官方帐号@Google求助——当然这个希望是最渺茫的。

以”Google帐号禁用”为关键字进行搜索,倒也发现一些正常使用Google服务却被禁用的例子,看来真得对Google的服务重新评估才是,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太大。

当不作恶的我被号称”Don`t be evil”的Google摆一道的时候,个人之渺小与无力,跨国商业巨头缺少技术支持的现状都浮出水面。

 

事情至今仍未解决。

UPDATE:

http://zoogle.ubik.net/support/forum/p/gmail/thread?tid=59554ab798603e99&hl=zh-CN

UPDATE 10.08.24:

解封,仍是一头雾水,没有任何Email解释问题所在。

使用至今未用过的IE8登录GMail,发现终于正常登录。

无语。

 

世博吐槽

July 30, 2010

有人说,“历史记录总要带上时代的痕迹和意识形态的烙印。”

由于我的世博之旅只跨足C片区,北至童话王国,南到亚美利坚,区区五小时不足以一窥世博全貌。

因此,这里没有历史,只剩吐槽。    

 

拉脱维亚馆真的很美

如果问我这一天什么时候最开心,我一定说是拉脱维亚馆——的墙壁。

微风徐来,拉脱维亚馆的外墙如潮般浪涌,呈现不规则律动,曼妙异常。  

也可能是由于在丹麦馆外排队时间过长导致出现幻觉?  

 

多乎哉?不多矣

看着肯德基门外顶着烈日,排队等食儿吃的游客,你以为这是因为只有他们没有提价的缘故吗?

连那些视涨价为无物的各国风味餐厅前也排起了长龙。

这时才知道努力做一个VIP有多重要。  

 

如何享受世博

从小到大很少有机会看到一百人排队的景象;门票不是自己买,饭钱不用自己掏,旅费可报销;美丽大方的工作人员伴游。

 

或者您是 twitter/@MeiGuoGuan的忠实观众,获赠纪念品:)  

UPDATE:

不整理照片都快把这件事忘了——当天下午三点的7号线站台。哀民生之多艰,设施利用率之低下。

7号线

丹麦馆和美国馆

July 27, 2010

2007年,七月二十七日,阴有阵雨。

早晨起床发现窗外细雨淋漓,乌云满天,“选日不如撞日”,趁着这好天气赶紧把发的世博7月票用完。

在7号线上看到地铁快讯飘过眼前,脑子一下大了,“10:16,260225人”。入园之后才知道,组团出游和带小孩儿的人山人海,或许只有冰雹漫天才能阻止人们入园的决心。

按照之前的想法,看看丹麦的小美人鱼,再看看美国馆,如果让我舍命排队,排这两个也就差不多了。

丹麦馆

监控摄像镜头是艾未未作品“美人鱼交换”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与小美人鱼在丹麦 Langelinie原本所处位置建立了摄影光纤传递的视觉关系。作品通过网络信息传输在展览期间同步无间断地播出,在哥本哈根美人鱼原先所在位置的LED显示屏演示。

来源:http://www.mermaidexchange.com/

于是,俺就这样成为了艺术品的一部分。艺术无国界,想必真正的艺术家都是这样想的。(用iPod拍了一小段视频,回来看才发现拍倒了 囧)

天雨路滑,馆内的自行车只能过过眼瘾,馆内的螺旋走道都被浪费。

bicycle

美国馆

在美国馆前排队,另有一番滋味。前段时间才看了The Legend of 1900 ,在邮轮上众人的翘首期盼似乎重现在眼前,只不过这些人是否各怀鬼胎,不得而知。后来在第二展厅,当欧巴马讲话时,真有自由女神像在左侧屏幕浮现。“America!”,我憋住了没喊出来。在排队时,为了游人避暑准备的喷头洒出雨雾,因为等得不耐烦,思绪又飘到了奥斯威辛,票向了辛德勒名单。谁又知道愚蠢的人类哪天再犯错?只有不断地反省、探索、再反省,或许才能走上一条存在未来的道路。固步自封和不可一世只能导致缤纷多态消失,下场唯有毁灭一途。

去年欧巴马在上海演讲,据说满场五毛纷飞,还被拿来炒作出一个红衣女郎。其实,美国馆才是对美国精神的最大炒作。通过对普通人、儿童、家庭的描绘,向我们展示一个值得与之交流合作的国家,一个希望成为中国人民的伙伴的国家。在第二展厅,欧巴马总统的最后一句话或许能给人无限遐想:希望你和你的家人能到美国来。(大意,也有可能是潜意识作祟><)

在第三展厅,看完4D(喷水、吹风)的电影“花园”,在散场时,我听到两则观众评价,一是“美国人又来忽悠了”(by中年大叔),另一个则是“美国馆比起别的还不错”(美女)。我倒是认为美国馆的三段影片对于广大的美剧迷、更多的电影迷们没有杀伤力,毕竟一个有血有泪的银幕更接近真实世界。

另外,我还说了一句玩笑话:“五毛亡于此馆内”。总觉得,入馆后,五毛们或激动、或激愤、或羞愤,“总有一款适合你”,一颗每天为五毛钱而生的心脏在观众们的掌声和笑声中血管爆裂而亡。


花絮

1、早晨走得匆忙,8900几乎没电。下午接近弹尽粮绝。后来在美国馆第二展厅,看电影时向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以充电(charge这个词还是通过影片提醒的,汗),获准充了一节电影的时间,因此第二展厅的电影也看了两次。

2、在我与美国馆最后一个展厅的工作人员Lyle(已在中国工作四年)的交流中,透露出希望face 2 face答谢美国馆twitter帐号@MeiGuoGuan的维护者(in person又学到一词)。在热心的Lyle帮助下,我终于见到了@MeiGuoGuan的维护人 Minglai (aka Ming Alterman @Facebook <只有个小组>)。外祖父母广东裔,祖父(or父亲?没太记住)则是犹太人。我还说他看上去像新疆人,话出口略有些后悔,在未深入了解对方的情况下,还是少说为妙,尽管我没有任何不妥的想法(初中被英语听力课老师认为是新疆小孩儿的飘过~果然是听力老师啊)。

3、丹麦馆排队时,排在我前面的三个富婆辣妈,各自带着小孩儿(谁是谁的,已分辨出),一直在谈论“嫁给二婚的富人”之类的事。还说大儿子(后妈啊)已到了工作年龄。我看她们也不过三十出头嘛。另一个世界,不听也罢。

4、每个几分钟园内广播就会播放寻人启示。拐骗儿童犯罪团伙的乐园?

5、向比利时欧盟馆询问马尔蒂尼九月十八来华事宜未果。

 

#SEANEXPO by SANZOMALDINI@TWITTER

  • “五毛亡于此馆内”,致美国馆。或激动、或激愤、或羞愤,“总有一款适合你”。看完4D的花园,听到两则观众评价,一是“美国人又来忽悠了”,另一个是“美国馆比起别的还不错”。我认为美国馆的三段影片对于美剧迷、电影迷没有杀伤力。 #SEANEXPO
  • 成功和美国馆 @MeiGuoGuan “会师”。Thank you for that hat(or cap…)!And thank the good guy Lyle,too. #SEANEXPO

     

  • My phone got charged in the 2nd room ,thanks for helping. @MeiGuoGuan

     

     

  • 哪有两个小时啊,只不过进来没座位而已。美国馆的观众比丹麦馆的活泼多了。 @MeiGuoGuan #SEANEXPO   

     

  • 举步维艰,想到电影海上钢琴师1900;喷头洒水,想到奥斯维辛。 #SEANEXPO   
  • 最后一站,美国馆@MeiGuoGuan 前排队两小时。头上烈日当空,其他各馆上空乌云密布。 #SEANEXPO   
  • 败给比利时欧盟馆的红衣礼仪小姐了。问询的最终结果是:1,嘉宾不方便透露,有惊喜;2(既然有twitter)那你可以去问帐号嘛。CC @EU_EXPO2010   
  • 这是恶搞吗?!最著名的旅游景点:小美人鱼;The Great WALL。要是谁给加个FIRE 就好玩了。 #SEANEXPO   
  • 站在小美人鱼面前发一推。 #SEANEXPO
  • 我算是明白世博会的阴谋了:教中国人学会排队。 #SEANEXPO   
  • 这哪是排队啊,根本是罚站。今天小风吹着,小雨飘着,1.2以下的小盆友看着,一包面巾纸未入馆已用光;想到平时烈日当空… #SEANEXPO

     

  •   8号门入园,第一眼看到的是美国馆 @meiguoguan , 需要排队两小时。先去丹麦馆看看吧。另外,确定今天的基调:英语一日游。 #SEANEXPO   

     

  • 地铁快讯:10:16,260225人。还在7号线上,龙阳路站台有@TWOCOLD 的VANCL广告。 #SEANEXPO

     

  •   选日不如撞日。细雨、大风、乌云密布,适合出行排队。等等,太阳怎么出来了?黑莓没电。 #SEANEXPO

     

  • A Chinese Googler

    July 22, 2010

    当初Google进行本土化我就很不感冒,又G.cn又取名谷歌的,瞎闹腾。反正我很少使用.cn的服务,一直用google.com/ncr 切换到美国服务器。再加上墙越来越高,本土化又能怎样?还得照翻不误。

    那时,我还不相信一家严格遵守美国法律的上市公司能够容忍对搜索结果的无端审查(Cisco这些提供GFW设备的,好像也被外国媒体狠批过?),直到看过教父才明白“Business is bussiness”的道理。好吧,你进军你的市场,我用我的搜索引擎,两不耽误。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显示了一家笃信“Don`t be evil”的跨国企业所能作到的全部。大陆市场根本就没在Google的贸易额中占有多少比重,虽然潜力无限,但是为了不影响自己公司的利益,Google还是选择了与自我审查说不。

    我一开始只是墙的坚定反对者,凭什么搜点东西就“无法返回结果”?我一没犯法,二没低俗(那时还以为真是和谐社会呐 ><),查点资料怎么就这么难?

    在被墙奸的过程中,逐渐发现真理部存在的真相,《1984》、《我们》、《美丽新世界》和”Matrix”、“V for Vendetta”、”Schindler’s List”更是给我上了一堂大课。

     

    没什么多说的,不承认墙就是不存在我活过的这段历史。墙倒众人推。

    当郭嘉成为敏感词

    July 12, 2010

    “你要发表的 感谢郭嘉 ps:请问如何取消GReader订阅? 因不符合网站的社区指导原则,经管理员审核后不能发表”

    来自豆瓣网(no-reply@douban.com),恐怕这封信也是机器人自动审核后生成的。


    这个网站是袁家人办的吗?怎么那么痛恨郭嘉呢?

    这个国家是袁家人独裁统治的吗?怎么也那么痛恨郭嘉呢?

    莫非袁世凯复辟成功了?

    写在参观世博前

    July 8, 2010

    以下文字写在参观上海世博会之前。无论怎样,放着赠票不去就是浪费纳税人一片苦心。或许只有亲眼所见、亲耳来听,才能对那场虚幻的盛世梦境加以甄别。

    大阪·浦泽
    初次了解世博会,还是通过浦泽直树的漫画《20世纪少年》——尽管电影三部曲已播完,但漫画才是整个故事的精髓所在。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带给了书中人物无尽的希望,也引发了一场彻底的毁灭。科技进步,究竟会如何影响人类的思想和行为?假如失掉了人性,纵然盛世再临,面对冷冰冰的机械城堡,人还会感到快乐吗?
    网上有对比爱知世博与上海世博的帖子,明眼人心知肚明,如果一个商家只为捞钱,又怎会让消费者满意而归?
    ——据说有几个馆科技或人文都很棒,到时候赶上哪个算哪个,总不会白出门一场。

    脑残·粉丝

    我已经过了那段对于持不同意见者动辄以“脑残”称之的幼稚阶段。我欣赏理解、包容和求同存异;尽力做到站在对方立场想问题,先了解对方为何会与我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再做进一步思考不迟。
    日韩的演艺事业在真理部指导下缤纷多态中成为亚洲的流行指南(抄袭欧美暂且不谈,属于发展历程/本土化的一部分),看看NHK的红白歌会,也看看韩国每周的音乐现场,你会感受到歌曲的力量,生命的美好。当香港和台湾的流行文化,因为祖国大陆的强力入侵略显势单时,同样传承欧美流行文化的日韩音乐在缺少娱乐精神的这片热土上不可避免地流行起来。
    错在哪里?丢弃了传统美德,又一直在禁锢人性本能,只能引发畸形的狂热,让本性纯真的人变异为肆无忌惮的暴徒。当理性的鲜花被名为审查的毒药浇灌,本该怒放的鲜花也只能散发出行尸走肉的恶臭。
    听说这届世博会有踩踏事件?也不知道电视上有没有实地采访,从多个群体角度出发对事件进行详细报道。当掩盖真相和恶意曲解成为真理部的常态,每一个还有良心的人都知道应该成为谁的粉丝。
    ——世博会抛开那些场馆不谈,光是各国数不尽的文化演出和风土人情就令人向往不已,如果今后场馆不拆,文化表演成为常态,该有多好。
    素质·评价

    环境的力量的确十分可怕,对于我等普通人来说,当看到犯错不被惩罚、特权总被优待,一旦心理失去平衡,再想找回清白和纯真恐怕很难。
    对于护照盖章这件事,无法评价。就像从来不喜欢在旅游景点拍照一样,我宁可把时光留给呼吸那片刻的美好,也不会为了徒劳地证明“到此一游”而浪费时光。
    鉴于去过世博会的家人(直系旁系)、同学(高中大学)、同事(80后——仅表年龄)以及朋友(各阶层)没有哪个对场馆念念不忘、依依不舍,看来还得自己去发现美和希望。
    哦,对了,非洲联合馆是以上各位去得最多的地方,那里特别美是吧?排队威武……
    ——如果能访问被封锁的Foursquare,网上盖章倒不是为没事一件。既科技,又环保,更低碳。造护照得砍多少树啊,阿了弥个陀佛。

    底线

    June 11, 2010

    今天,闾秋老师博文里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如果自己没有能够成功的为自己设定一个底线,告诉自己,有些事情是一定不能够做的,那麽,就会在种种因素利诱下,或者在自己给了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之后发生。”。

    谁来为你争取生存的底线?争取一个P民与官二代,富二代们公平竞争的底线?
    通过豆瓣上的同城能够发现很多我感兴趣的活动,可以观摩各种画展,可以与弘一喝茶,可以参观战地摄影。
    但是,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没有经济基础,再丰富的上层建筑也只能是海市蜃楼。

    翻来覆去,解决办法只有一个。只有脱离肮脏体制的个体努力茁壮成长,才能留给自己一个舒适的空间,才能冷眼旁观庞然大物的倒掉。

    哦,还有,今天世界杯开幕,2010,祝球迷们好运。